Thursday, October 15, 2009

傅雲欽律師: 看荒腔走板的藍綠對抗

Less than a month ago, I wrote

傅雲欽律師: 藍綠惡鬥 不問是非 真是可惡

hoping that 傅雲欽 will stop brainwashing Taiwanese. But he seems to be determined.

It is most regrettable that as a lawyer, 傅雲欽 sees no evil with Taiwan's judicial system. For example:
Our most imminent danger is to be swallowed by China and turned into Tibet. Domestically, our biggest problem is a regime that cannot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the people, and constantly stonewalls our demands for transparency and justice. Which side is 傅雲欽 on?


《建國廣場通告》 宣佈獨立是法理台獨的關鍵

從市議員擅入貓纜車站事件,看荒腔走板的藍綠對抗

傅雲欽 (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09.10.14

藍綠對抗,已經到了荒腔走板的程度了。這兩天發生的市議員擅入貓纜車站之事就是一例。

民進黨市議員洪健益的一位助理從開著的門,闖入停業中的貓纜建築物內拍攝所空無一人的情形,幾分鐘之後,保全人員才出現,請那位助理出去。洪健益把這錄影提供民視獨家播出,說貓纜保全鬆散。台北市政府反駁說當天因有工程施工,才開門讓工人搬運物料,不是開門無人管。

天啊!洪健益揭發的算是弊案嗎?停業中的貓纜車站門口一定要保全人員站岡嗎?保全人員幾分鐘之後才出現算是管理鬆散嗎?這種門開開沒人在旁的情形是正常的嗎?如不正常,是常發生的嗎?如是正常的或是只有這一次,實在沒必要大張旗鼓指摘。我不相信到高雄市政府各單位去瀏覽一下,就沒有這種「保全鬆散」的情形。綠營揭弊揭到這種成度,實在荒謬。民視如獲至寶,予以獨家報導,更是狗屁不通。

台北市政府的鬥性也很強,進一步指控稱,洪健益及助理兩天後又帶著民視記者到貓纜車站,破壞木板,強行開門後,闖入貓纜的建築內,並拿走文宣。台北市政府將控告洪健益、其助理、民視記者等人毀損罪、侵入建築物罪、加重竊盜罪。洪健益則辯稱,他是接獲民眾檢舉才到場察看。貓空站木板一撞就開,可見門禁不嚴,讓他們輕易進入。拿文宣是要作為議會審查預算之用,了解市府到底浪費多少民脂民膏云云。

民視記者大概是為了查證洪健益提供的錄影帶的真實性,才會和洪健益到貓纜車站。民視記者到場發現車站的門是關閉的,就應該知道洪健益指控「貓纜保全鬆散」有疑問。也就是說,縱使洪健益提供的錄影帶真實(門沒關),但至少民視記者自己來查證時,門是關的,並無保全鬆散的情形。民視記者應以洪的指控有疑問,建議民視不予報導才對。不過,民視記者配合洪健益破門而入,作成新聞報導在民視播出。這根本就是民視配合民進黨政客在亂搞。

洪健益的助理單獨闖入的畫面雖沒作假,但兩天後把有門禁的情形,作成沒門禁的報導,這就是作假,民視是共犯。

議員愛作秀,無理取鬧,固然可議,但台北市政府揚言提告,這也是小提大作,橫材入灶。我認為台北市政府所告的罪名毀損罪、侵入建築物罪、加重竊盜罪都難以成立。茲分析如下:

1. 毀損罪:洪健益只是將釘住的木板踢開一個縫,好讓手伸進去轉開門的把手,似未毀棄、損壞木板或致令它不堪用,不合毀損罪的成立要件。

2. 侵入建築物罪:此罪的成立,只有「侵入他人的建築物」還不夠,還要處在「無緣無故」的情境才算。也就是說,侵入他人的建築物如有正當理由或原因,即不構成此罪。洪健益在有民眾舉發及兩天前的錄影為證的情形下,基於市議員監督市政府的職責,陪同民視前往查證時,為解釋說明的需要而闖進建築物內,其理由不能說不正當。

3. 加重竊盜罪:車站內的幾張文宣品本來就是供民眾索取的。洪健益的助理自取幾份,應無不可。洪說拿文宣是要作為了解市府施政情形之用,可見並無不法所有的意思。且幾張文宣品的財產價值,其違法性甚低,難以成罪。

至於台北市政府認為洪健益等人不是一般竊盜(刑法第320條),而是「以毀越門扇方式竊盜」,屬於要加重處罰的「加重竊盜」(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的問題,更是沒有道理。毀越門扇的目的是為了竊盜,才構成「加重竊盜」。如毀越門扇時並無竊盜的犯意,而是另有目的,進入屋內後才臨時起意竊盜,就不能論以「加重竊盜」。如前所述,洪健益及其助理毀越門扇的目的不是為了「竊取文宣品」,而是帶民視記者去查「保全鬆散」之事。其助理拿文宣應是臨時起意。故無

由此可見,台北市政府的法律見解,大有問題。台北市長郝龍斌及法規會主委葉慶元連袂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嚴辭譴責洪健益等人的「不法」,以為官司穩贏,也實在可笑。


參考資料


民視獨家報導/議員闖貓纜 鬧出「假新聞」風波

自由時報 2009-10-13

〔記者林恕暉、謝文華、林嘉琪/台北報導〕民視新聞十一日報導「貓纜保全鬆散」,台北市政府昨天大動作批評民視與北市議員洪健益「自導自演」,並公布洪健益等人破壞木板強行開門、取走文宣等錄影畫面,指控涉嫌毀損、侵入住居、竊盜等罪。市府發言人趙心屏說,北捷公司將據此提出告訴。

民視新聞十一日報導「貓纜車站隨你闖?停業保全鬆散」,畫面來源註明是「投訴民眾」。但根據市府昨天公布錄影畫面,洪健益與張姓女助理、民視張姓、宮姓記者十月十一日下午兩點卅八分到達貓空纜車站,洪健益四度嘗試由木門的右側伸手入內,但摸不到門鎖,直到兩點四十四分時,洪健益撞開門左側的木板,從木板的空隙伸手入內、轉開喇叭鎖開門,他試圖將木板推回原位,隨後重新把門關上、再開門,讓記者拍攝開門的畫面。

趙心屏痛批洪健益,指整起事件疑似自編自導、製造假新聞,質疑「濫用議員職權」,「以監督市政之名、行新聞造假之實」;北市府法規會主委葉慶元說,四名入侵者不論誰帶頭,「都是共同正犯」,觸犯刑法毀損、侵入住居等罪嫌。

此外,洪健益的張姓女助理也在貓纜站庫房內拿取舊文宣給洪健益觀看,女助理隨即將舊文宣放入隨身皮包內。葉慶元說,此舉觸犯竊盜、加重竊盜罪嫌,北捷公司也會一併提告。

洪健益表示,他的助理張百惠九日攜帶DV前往貓纜貓空站內拍攝,七分鐘的影帶顯示現場確無保全,他十一日將助理所拍影帶提供給民視記者。

洪健益說,貓空纜車貓空站木板一撞就開,門禁不嚴,讓他們輕易進入,他是接獲民眾檢舉到場察看,拿文宣是要作為議會審查預算之用,了解市府到底浪費多少民脂民膏,他自認站得住腳。

媒體改造學社、政大新聞系副教授劉昌德受訪表示,媒體有責任監督政府,但最基本的是「報導事實」,「捏造新聞」是很嚴重的指控,民視應說明清楚。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莊豐嘉認為,議員常會放消息給媒體,媒體也需要新聞,但媒體仍應謹守查證、審核的關卡,更不能漏掉新聞過程的關鍵環節,呼籲民視應更正說明報導的來龍去脈,以對觀眾交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傳播內容處處長何吉森表示,今天早上將正式去函,要求民視說明。

2 comments:

  1. I think Mr. Fu's assesement of this incident is quite reasonable, unlike you.

    Brainwashing ? You are the one who is doing brainwashing and distortion !!!!

    ReplyDelete
  2. SayNoToIdiotBallJune 2, 2011 at 6:44 PM

    寄件者: 莊嚴
    收件者: 建國廣場 傅雲欽
    傳送日期: 2009年7月9日 下午17:15
    主旨: Re:挺扁的人有兩種《建國廣場通告》

    傅律師鈞鑒:
    連續兩週拜讀您「挺扁的人有兩種」大作及其迴響與筆戰論辯,令使後學感到羞愧汗顏!
    過去民進黨與所謂本土獨派壟斷獨立建國的主導權與解釋權及一切資源,除了造就一幫政治撈仔新貴,更將其他不願頏瀣攪和分贓的人士潑糞抹黑,遂行其以臺灣獨立為名騙取選票奪取政經資源建立新的文化霸權。
    像您這般一路走來的前輩,世大後學就屢屢被勸誡警告,保持距離以免被貼標籤;是以竟無緣相識交換意見而抱憾,很期待能見面。隨函附寄後學簡歷及舊作短文數篇,恭請斧正指導!
    晚 莊嚴 敬謹
    ------
    未曾謀面的莊嚴先生:
    2006年紅衫軍倒扁時,知道你的大名,也知道你是民進黨員。
    你的兩封 e-mail 都收到了。很抱歉這幾天忙於應付扁蟲,沒空回信,拖到現在才回。
    我現在才知你也在我的 e-mail 聯絡人名單之中。查一下,原來你的 e-mail 信箱是我不久前從朋友寄來的 e-mail 的收件者名單中複製過來的,只有信箱位址,不知是誰的。
    你說:「不能原諒施明德等人倒扁玩假的……自我放逐了好長一段時間。」原來你也看出了施的虛假。
    2006年紅衫軍倒扁時,我雖一向厭惡陳水扁,但我反對施明德所領導的倒扁運動,主要理由是:(1)以為陳水扁的貪腐應該沒那麼嚴重,(2)施結合很多泛藍、統派(我當時不知道你也是獨派)在搞,有很濃的反台獨色彩,(3)我對施的人格存疑。如你所說,他是「玩假的」。我當時曾寫一些反對施倒扁的文章,如附件,請參考。
    我主張等紅衫軍過後,由獨派以陳水扁軟弱無能,消費台獨為由倒扁,但未獲回響。陳水扁任滿下台,爆發弊案,才知陳水扁貪腐嚴重,不可原諒。最近看到扁蟲還在盲目挺扁,讓我火冒三丈,才會跟他們打筆仗。
    我的台獨理論跟傳統獨派有很大不同,介紹幾篇舊作如附件給你,並請指教。
    你住頭份,你是客家人嗎?我也是客家人。有空來台北時,「正來聊」(客語,玩玩、坐坐、聊聊之意)。
    傅雲欽

    ReplyDelete